当前位置:徐洪阳随笔网 > 散文随笔 > 伤感随笔 >

我为什么给自己起“愤世嫉俗”

作者:愤世嫉俗 日期:2020-07-11 09:06:39 浏览:7

  我为什么给自己起这个笔名“愤世嫉俗”?愤世嫉俗的意思,我不说,大家也知道。因为在我的人生经历中,我经过的不平事太多了,想起来,我就伤心,就气愤,真是不堪回首。

  我刚懂事时,老爷队里分地瓜,人家互相帮忙,装上袋子,用队里的牛车运走了。老爷一人装到天很黑,装完袋子,又一袋一袋地扛回家。偌大的生产队,竟没有一人帮忙的,老爷强撑着扛回家,躺到布袋上一动不想动,我心疼的眼泪掉下来了。老爷给队里喂牲囗,日夜操劳,除了吃饭在家,睡觉都在牛屋里,由于很辛苦,老爷的眼累瞎了,看东西模:,生活不能自理。找到队长,队长许给他“五!。这边刚被闺女接走,那边队长就带人扒了他的房子,把房子的东西分了。说好“五!焙,给粮食、柴禾的,柴禾没有呗,粮食也没有。老爷找到队长,队长推说身体有病,早巳不管队里的事了,叫老爷自已要去。老爷拿着布袋去各家要粮食,不给的诉苦,说自已家怎么怎么困难。给点的,都是秕子,倒出来,糠比秕子多。磨破嘴皮,费尽囗舌,一晌要了两家。再到下一家,人家锁上门,到别处玩去了。老爷气得大病了一场。在母亲和姨的不断劝解下,老爷慢慢放了下来,没再去要过粮食。我上小学时,一天放学回家,看到平时勤快好动地四姑躺在床上,头上缠着绷带。从家人的说话中,我听出四姑是在地里干活时,人家说了几句,没事,她说了一句,被人打的。父亲去找打人的说理,不但没进去人家的门,还被人家指着说,就欺负您了,您咋吧。父亲只身一人,打又打不过,只得认冤,自己掏得医药费。刚分地到户,队里组织人员浇地,该我家浇时,就是不给浇,绕过去,最后请吃了饭,才给浇了。人家看你人少,就明打明欺负你,你能咋着?父亲受够了多种多样的气,怕我们也继续受,单位正好给符合条件的人员转非农业,父亲正好符合条件,单位给转了。大队的官知道了,不管我们正遵从非农业光种地、不吃国家粮不购地的政策,强硬地夺走了我家的地,卖给了计划生育超生户。我们反映到乡里,乡里听大队的一面之词,不管不问。无奈,找到县里,分管的副县长听了我们说得情况后,给乡书记打电话,要乡书记按政策办,乡书记也说得很好,回去再找乡书记,乡书记还是不予理睬。

  当时,乡里就是维护大队,因为大队的人管他们吃喝,给他们送礼。他们合伙欺负你,你没权没势、又没人,你能咋着?逼得我们叫天天不应,哭地地不灵,真是山穷水尽、走投无路了。二弟娶了个农业户囗的媳妇,从一结婚就要地,直到孩子二十二岁了,虽然是农业户囗,但没有地。找队长,队里没人问事。队里的地被工业园占着,给厂长要用地的钱,各家派代表来了,要得钱先吃喝一顿,谓之“操心费”,然后再按人囗分,他们农业户囗的分了,我家农业户囗的没有一分。

  队里有点好处分分,不但没人给我家说,而且更没得到过。

  有一次找乡里要地,乡书记说安排给管区书记了,叫找管区书记。找到管区书记,说了要地的事,管区书记叫找大队,明知道我们给大队闹僵了,还叫我们去找大队,这不是故意的吗?我们气得转身就走,还没走出几步,听到管区书记给跟随的几人说,大队的说了,他家没人,欺负他没事。说完,几人哈哈大笑,气得我们直想放声大哭。做为国家的工作人员,不为弱势人说话,还一块欺负人,这叫弱势人怎么活呀?是我家的人不行,还是做事不正、不得人心?不是,而是现在的人心不正,他们就是仗势欺负你,你打,打不过。告状,你有理,你都告不赢,法院的重证据,去调查,有给你做证、说实话的吗?有的人抱着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故意看你的哈哈笑,他们都欺负你,你能咋着?

  我们队里一户刘家的男人得了胃穿孔,疼得满车厢打滚,几个人按不住。去了县医院,因人员下班,找不到人,住不上院,全家人心急如焚,一筹莫展。在医院门囗碰到二弟,拉着二弟的手,恳求二弟去找找熟人,急得恨不能下跪。二弟看他们可怜,又是多年的邻居,就去找了在医院上班的外科主任亲戚,才让他们住了院,又及时做了手术,解除了痛苦。他的人见到我家的人说都没说过,是弟弟回到家说了,我家的人问他家的人病情,他家的人才说了多亏我二弟帮忙。

  就是这胃穿孔的刘姓人的大儿,因为家穷,总是说不上媳妇,和他一般大的,人家都当了爹,他们老两囗很是着急:貌蝗菀子幸患业墓肱妓以诩,不嫌穷,订了婚:⒆幽炅洳恍×,该结婚了,和女方家人商量,女方家人同意结婚,但提出得有房子,不管孬好。这下难住了,盖房子得有砖,手底下没钱,哪来的砖?他知道我父亲在税务上上班,带了两个菜,到我家喝酒,喝到半酣,嚎啕大哭。父亲问他怎么了,他说了这事,请求父亲为他赊些砖,盖上房子,等秋后收了粮食,卖了钱,一定先还砖钱。父亲和他是从小玩大的伙伴,架不住他的哀求,答应先问问。父亲问了,窑厂的厂长看父亲担保,就赊给了他砖,让他盖起了房子,娶了儿媳妇。平时借个吃盐点火的钱,都是有借必给。象这样,我们待他够百成,他知恩不报,好了伤疤忘了疼,和别人一块算计我们,这还是人吗?还有一户姓杨的邻居,也是因为家穷,孩子结婚要盖房子,求父亲给他家担保,赊了砖,盖了房子,孩子才结的婚。象我家附近的邻居,找父亲帮过忙的很多,大到赊砖,小到借油盐柴米钱,只要找到我家,能帮的都帮。我们是一片善心待人家,人家却用恶行对我们。因为我家单门独户,人囗稀少,欺负了没事。

  象我家仅有的一点村头荒地,因为发展乡镇经济,乡书记显政绩,强迫材民建楼,有钱的自己建,没钱的或卖、或租,让别人建。我家的村头荒邻地,他家有事,借了他仁兄弟十几万元钱,不想还,把地卖给他仁兄弟,他仁兄弟建了二层楼,上面住人,下面开饭店,开饭店得有厕所,他自己的地方建不开,就找到我父母,说了很多好话,我父母看在多年邻居的表面,又觉着自己用不着,借给他用点没啥,就借给他了。尿往我家地里流,卫生纸扔得我家地里满地都是;褂械娜送低谖壹业牡,起了很大的坑。我们看了无可奈何,没有一点办法。正好,有邻居开宾馆,没法停车,找到我家,请求换地。父亲看那一点地,在那儿惹气生,就同意换了。丈量时给

  建厕所的那家要地,他媳妇耍孬说那是他的,没脸没腚地又说,你的地,会叫俺用,你咋能傻?这就是俺的。他只占了一小溜,往北很远,还有我家一行杨树。把我恼得,要和他们说理,父母死死拖住,说什么不让,急得眼泪都下来了。因为他家的人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站着,一言不和,就打起来,吃亏的是我们。就这样,硬咯硬被他家孬走宽着一米多,长着几十米的土地,价值两三万。旁边站着很多看热闹的人,有年龄大的,知道情况的,也不出来说句公道话,抱着膀孑看笑话。这就是现在的人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明知不对,不说为佳。如果打起来,不但不劝架,还会嫌打得小。看到这,我的心碎了,这就是我从小喊大的爷爷奶奶、大伯大娘、叔叔婶孑、姑姑、哥哥姐姐们吗?所以,我不愿意回老家,家乡的人给我伤心的事太多了,已没有什么可留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