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徐洪阳随笔网 > 散文随笔 > 伤感随笔 >

暑日漫游

作者:名无名 日期:2020-07-11 18:51:27 浏览:11

  漫游者,无目的之乱逛也!

  虽然已经立秋,可酷热的夏天死皮赖脸的就是不走,我也无可奈何。这不,还是上午,热气已是不轻。

  两岁半的小儿跟往常一样,从起床到现在不停的嘻戏打闹,完全不在乎热,哪怕背弯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。这小子,破坏欲特强,能拆的东西立马就拆了,不能拆的,先摔后踩。铁打的东西在他手里也少有留囫囵个的。如果没人看着,他能把家整得让你以为进错了门,哎!真拿他没办法。所以 我把 看护他的任务称作“放!。

  既然“牛儿”不怕热,何不到外面转转呢,我心里想。就问他要不要坐车去外面玩,得到的是非;缎蓝隙ɑ卮:“好(hào)”。高兴时,他总是发出短促而有力的第四声的“好”。我说的车是辆小电驴,小儿最爱站前踏脚板上到处去兜圈。

  于是,我们漫无目的 的出发了,顺着街道。车子走起来后感觉有些许的风,但远抵不过灿烂的阳光洒下的“温暖”。连小儿也时不时的抬手,想要遮挡火辣的太阳。热让我的大脑自发搜索附近有没有既不热又好玩的地方;拐嫦肫鹨桓龅胤健羰笨巢衤,沿河而上,有山有水,虽没有再走已是好多年,但它的模样常在脑海中萦绕。

  想到这,我们的电驴便拐了个弯,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上了一条乡村水泥道。记得以前路两边是连片的稻田,可今日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,大片稻田已被林立的房子分割成了碎片,只有田间刚抽穗的禾苗还象当年一样,翠绿中裹着嫩嫩的鹅黄。儿子自然不认得水稻,用自学的普通话问我:“这是什么呀?”我耐心的回答,但他的问题也越来越多,真真是十万个为什么呀!

  远远望去,弯弯的水泥一头扎进一群房屋间,路不见了?车子到达房屋边才发现路在房子的缝隙间延伸,只是水泥路变成了沙石路。小电驴在被车辗出两条凹槽的沙石路上颠簸。小儿反倒高兴的叫起来:“车车跳舞了!车车跳舞了!”一边说一边随着车子的晃动扭动着屁股。车子的上下跳动造成的不舒服反倒成了他的乐趣,看到他的兴奋劲我也是醉了!

  车子在沙石路上行不多时,便望见一片树林。那是我们少年时砍柴回家路上的固定休息点——大树蔸下。地名非常直白,就因为这有一棵大树,一棵好几个成年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樟树。其实除了大樟树,还有十多棵稍小些的树与大树形成一片独立的林子。

  我的思绪回到二、三十年前……每逢学校放假,不论春夏秋冬,只要不下大雨,同屋场的小伙伴们就会相约去砍茅柴,少则三五人,多的时候有十几个人,年龄十二、三到十六、七不等,因为年纪太小的还不能上山砍柴,年纪更大的要砍劈柴了,便不与我们同路。

  砍好柴回家时,我们总盼着快点到大树蔸下,因为到达这里,便意味着崎岖的山路已经走完,接下来是宽阔而平坦的机耕道,而且离家也近了。所以每当砍柴回家,远远的望见大树,一股亲切感便油然而生。

  挑柴回家自然是个苦力活,有人脚力好走得很快,也有人走得慢些,前后的人常常相距很远。但不知什么时候起,大伙有个不言的约定:走前面的人会在大树蔸下停下,柴担整齐的摆在路两边,便坐在大樟树裸露的根上休息,等大伙都到齐了,体力恢复了些,再一起回家。所以人多时几条树根都挤满了。有时等的时间较长,大伙便围着大树嘻戏。以致于大树底下面的泥土都变得光滑平整了。

  砍柴生活持续好多年,直到有一天,看到四轮车装来一车车黑色的“泥土”——煤碳,我们的砍柴生涯也便结束了。

  “爸爸,那是什么呀?”儿子尖叫的声音把我从记忆中拉回现实。我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大树蔸下,原来儿子看到一头黑山羊在路边吃草。看到儿子这么兴奋,我便把车子:,和儿子一起来到山羊旁边。山羊本来在林子浓密枝叶形成的树荫下安静的吃草,看到我们过去,吓得连跑带跳的逃开,可跑不多远,便被吊在脖子上的绳子扯住,惊恐的望着我们。儿子看到这样的场景,咯咯的笑个不停。渐渐的,羊也感觉到我们没有恶意,也放下戒心又开始吃草了。我也趁机给儿子和黑山羊拍了几张合影。

  这时吹来几缕风,树荫下倒有几分凉爽。我想起去大树的裸根上坐坐。多年没有砍柴人路过,原来光溜的林子已经长起了杂草和灌木,大樟树裸露的根不见了。我以为不来的时间大长了,找错了位置,便抬眼去搜寻大樟树高大的身躯。我猛然一惊,在超不过视线范围的一片小林子里,却不见大樟树的高大的身影。

  难道我真的搞错了地方?亦或是我在做梦?不,除了周围的一些房子有些变化,一切都那么的熟悉,地方怎么会错呢?难道是做梦?我把胳膊伸到儿子的嘴里说:“来,用力咬!”儿子一点也不客气,便使劲的咬上了,疼得我大叫:“轻点,轻点!”边喊边用另一只手去扳他的嘴。不是梦!

  我于是细细的在杂草与灌木中搜寻,终于,在一处密密的灌木丛中,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树蔸,已经腐朽了的树蔸,巨大的裸根已不见了踪影!我心底泛起丝丝的悲凉,大树真的变成的大树蔸!那棵装满我少年砍柴记忆的大树不见了,永远不见了!令我吃惊的是,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家乡,切从来没听人说过大树什么时候没的,怎么没的?好在林子还在!其他大树还在!浓密的树荫还在!我在心底安慰自己!

  儿子吵着还要看羊,我却没有了刚出发的兴致。便哄着儿子上车,顺着当年的砍柴路,继续进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