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徐洪阳随笔网 > 生活随笔 > 随笔杂谈 >

深秋

作者:南壮壮 日期:2020-07-11 17:37:32 浏览:5

  秋,你真是让人可爱可憎。你和春不一样,春是那样活泼顽皮,变着法儿的让人欢喜,让人充满希望。你和夏也不一样,她总是能让人充满激情,让日子慢下来去聆听大自然。而冬,他则是你的接班人,为你接下一切厚重与残缺。已经霜降了,天气渐渐凉了下来,天色也黑的快了起来,中午时分,我坐在校园的小花园旁,看着这些被秋慢慢改变的一切。

  西北地区的深秋,总是显得那么荒凉、落寞,让人不由得想起那句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。许多叶子都退去了它原来的嫩绿,换上了一层轻薄的金纱,不过,有些还可见那隐藏的绿。而所有的月季园、牡丹园,也皆失去了原有的华丽丽,唯有些残枝败叶还死死守着那方土。

  今年刚开学时,湖里是有荷花的,虽不多,但也活泼可爱,让人醒目,原本色如婴唇的花瓣儿,现在呢,早已逝去,她可能化作了风,化作了雨,化作了烟,来为这秋添一抹色彩。

 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,让人忘记今天一过,冬天很快就来了。如此舒爽的天,真是让人惬意。天空就像一块画板,底色为淡蓝,那纵横交错的飞机线,绘成了一幅又一幅画。看,那是几何图,看,那又是抽象艺术……每次都不一样,多一条线就会改变原图的象征。风一吹,那原本笔直的线,也活了,向四面八方散去,过一会就成了云。

  吃过晚饭,天渐渐黑了下来,我去了操场。

  种在操场边的柳树,透过网球场的灯,显得清新优美,它们静静伫立在那,一动不动,又有点过于庄严拘谨,没有秋风的助力,它们是看上去有点呆笨了。正是十五,月亮大圆,让这漆黑的夜有了些许温暖与亮。由于昼夜温差大,夜晚早已褪去了上午的温热,坐在操场的我不禁瑟瑟发抖,不过,奈何这月色清丽动人,撩人心弦,这样圆的月很少见了。悉数的星,让这月更显高冷,仿佛整个天都是它的。不过它的亮,像是假的,好像你可以偷走似的。咦,如果我可以偷走它,那我会把它带到哪里呢?带到被窝里吧,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把它藏进我的梦里;带到土地里吧,那样的话就可以收获更多明月;带到故乡吧,那样的话母亲就可以看见我了……

  残花、轻漪,你们是秋天的尾巴,在冬天还没到来时,仍然绚烂独特,那么,就把那一轮明月赠与我吧,起码等到下个秋,它还是它,它还在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