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徐洪阳随笔网 > 学生随笔 > 小学随笔 >

人小心灵美

作者:沫心扉 日期:2020-07-11 07:26:08 浏览:31

  懊悔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。心底里那一份久远的痛楚,仍旧一针针的刺着我的心。

  那是个记忆犹新的暑假,我回到了久违的外婆家,外公很早便丢下外婆离开了人世,剩下外婆独自一人,正因如此,原可以去爸爸妈妈那儿的我放弃了这次机会。

  那是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子,乡村道路充满了泥泞,但也常伴有菜花香扑鼻而来。路旁的草丛长年累月堆积着,却始终如一的守护着那条曲折的小路。走近了,古老的木房子见证了岁月的成长,不时听到潺潺的流水声。再近一些,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帮外婆捆柴,她皮肤略带黝黑,一头乌黑的发絮扎着马尾,有着瘦削的身材,外婆见了我,走上来,拉着我的手,“小荨来了呀,真好!”看着外婆苍老的容颜上写满了愉悦,我心里也随之舒坦起来!岸粤,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,小荨姐姐!蓖馄胖缸盼叶孕」媚锼,小姑娘连忙笑着说姐姐好,外婆笑嘻嘻的说,这是邻居家的小凤,常来串门,我小声说了一句“标准的村妹子”便转身进屋去了。

  一天正午,我正在屋后乘凉,忽然一束强光直射入我的眼睛,朝着光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颗颗红玛瑙般的果子活灵活现地坐在树枝上,仔细一看,哇,是枣,嘴馋的欲望驱使着我,于是找来一根竹竿,横竖半扫起来,刚扫下几颗,便听到有人在喊“住手”,我回个回过头去,竟然是小凤,她急忙把掉落的那几颗枣踢进了河里,我气愤极了,说了声“小气鬼”便不再理睬他,径直走了。

  第二天,小凤又来串门了,我赶紧避着她。不知那时的她是何感受,一年几天我都不曾与她说话。一周后,我正在院子里走着,眼见小凤来了,我正准备回屋去,她急忙跑到我跟前,一脸愧意地说,“姐姐,对不起,那天我爸爸在树上打了农药,现在药性已去,我也洗干净了,你吃吧!彼底疟惆咽掷锏哪抢鹤釉娴莸轿沂稚。

  我吃着枣,枣是那么甜,甜到了心坎上……

  想到这里,惭愧又涌上了心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