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特别的客户

作者:杜方清 日期:2019-11-18 20:50:35 浏览:9

  他来了。

  他“又”来了!

  你看,今天他戴了一匹鲜艳的花围裙,啧啧…大红大绿又大白。左手拿着一根擀面杖粗的长木棍,木棍的一头总挂着几个脏脏的购物袋,里面经常鼓鼓的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。

  你好奇,凑近了伸长脖子望一眼;里面是些踩扁的易拉罐、塑料瓶,五颜六色的方便袋,还有一些……一股夹杂着汗臭的异味扑面而来,你忙捂了鼻子后退,再没心思好奇他袋子里的杂碎。

  你一点不担心捂鼻子的动作会伤害他,你甚至还嚷嚷一句;好久没洗澡了是不是?

  他一往如旧的笑,露出一口污秽不堪的黄牙。你忙转了头,绕进柜台后边,以柜台相隔,跟他保持一段距离。

  他拿出一个华为手机,是去年在你家买的,当时标价1399,讲价半小时下来1200,最后你老毛病犯了,收钱的时候一时心软,又退了他100。

  这个年近50的、一脸肮脏的、胡子拉碴的老男人,不好意思笑了笑,一副憨厚的腼腆模样。

  不过,立刻他就又死皮赖脸的要你送这送那,手机壳送一个不够,要两个备用,指环扣也是要两条,还有挂绳…

  两三个月后,不知道他又从哪里捡来两个毛茸茸的大圆球挂式,一红一紫,球上的毛稀疏邋遢,油油的凝固成一束束。

  七月三伏夏天,手机上挂这样两个毛球子…他欢喜宝贝得很。

  他今天戴了一双红色的格子袖套,你注意到他有好几双红色粉色的袖套,经;蛔糯,尽管他的衣服永远是那件灰色的老式寸衫……你放下手机想了想,整个夏天好像真的没见过他穿另外的衣服。

  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,黝黑粗糙的脸,轮毂倒也刚毅,路上被熟人玩笑调戏他就露出半黑半黄的牙齿笑。

  调戏?没错,这词实在适合,因为每次你说他两句,他就偏了头,歪了嘴,嘴角上翘,勾出一脸羞涩模样,挥一下手,声音嗔怒的说;“你讨厌得很!”

  他第一次对你露出这副女人娇羞表情的时候,你被惊到了!怔了一怔,努力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个年近50、一身臭气的大老粗爷们。你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夫君和店员一眼,发现大家脸上都是惊愕的表情,于是你连忙捂住怦怦乱跳的胸口退后一步,两步三四步。

  你们在他走后讨论了一阵,认为他肯定是个流浪汉,神经有问题的流浪汉。于是大家心生同情。

  他在你店里买了两个手机,第一个是460元的杂牌手机,用了半年,半年后你们已经很熟悉他了,因为他实在屁事很多,要教他玩智能机实在是摧残身心健康死脑细胞的艰苦任务,但是没办法,收了钱,你只能捂着鼻子教他怎么存名字怎么手写怎么看小视频怎么玩微信……

  你发现他不傻,一天手机不离手,什么功能都会一点,还会拍抖音、快手、西瓜视频,就是记性差,总是乱删、乱下东西。你还发现他微信里有好几个美女,你劝他小心点,别被骗了。

  他又对着你露出一脸娇羞大黄牙……

  后来杂牌手机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,本就弱智的杂牌被摧残的下载不了软件,你又嫌弃的嘲笑他;嘿,你那么爱玩手机,换个品牌的智能手机吧。

  他笑着说:我没钱呀,大姐。

  一声大姐,让你郁闷了十分钟。

  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个屏幕坏掉的手机,他拿去给你夫君修。又和你夫君讨价还价大战三百回合,后来手机修好了,他又来找你夫君帮忙这样那样,你夫君每次都笑着帮他弄好,忙的时候就吼他啰嗦,他就一次次的对你夫君撒娇。

  有一天,他终于凑够了一千大洋,到你店里买了个华为手机。用到至今已经快一年,你已经第n次帮他下载微信申请微信,帮他存电话号码……

  每一次你都不耐烦的怒吼:下次再把微信删了!或者微信再被举报查封了,我就不帮你弄了!

  但是每次他只要一露出少女姿态,死磨硬泡,你还是会给他弄好。

  偶尔店里不忙的时候,你们会和他闲聊,于是你知道他家里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瘫痪的老母,他平时捡破烂为生,无论春夏秋冬他都穿着一双皮鞋。

  一个寒冷的冬天,你穿着羊绒袜,雪地靴,贴着暖宝宝,坐在柜台后面的电炉子旁烤火,看见他光着的脚后跟,问他为什么不穿袜子?他笑笑,不说话。你使劲问了几次,他说没钱。

  你低头想,是直接给他20块钱?还是去给他买两双袜子?

  最后,你将店后面杂货间里存了半年的纸板送给了他。你怕他面子上挂不住,又故意板了脸吼;纸板拉走后把卫生给我打扫干净!我主要是把屋子腾出来好过路。

  于是,你搬店过来七年,第一次看到这破杂货间居然被打扫得如此干净,连你自己都做不到,因为每次稍微一扫,灰尘能漫天。

  从那以后,你再也没卖过废纸板,每次收货拆的箱子都跟他留下,一个月半个月让他来拿一次。

  端午节他从门口过,那天啰嗦的他没打算要进来,你连忙奔出去叫住,问他吃粽子了吗?

  他说老母亲已经动不了了,哪里有粽子吃。于是你进屋用口袋装了4个粽子送给他。

  你看,他今天又来了。

  你抬起头,打量一番:啧啧……诶,你今哪里搞的帽子?那么漂亮,还挺洋气。

  店里的三五个客户立刻扭头打量他。

  他挥了挥手里的粉色女士帽子,一脸娇羞,如帽子上那丛五颜六色的玫瑰花。

  你讨厌死了,又笑我。

  厄………